1. <optgroup id="adpns"><li id="adpns"></li></optgroup>

              <span id="adpns"></span><span id="adpns"><output id="adpns"></output></span>

                <span id="adpns"></span>
                1. <ol id="adpns"><output id="adpns"></output></ol>
                2. 關注義烏新聞的網站

                   找回密碼
                   注冊
                  義烏網 首頁 義烏信息大全 義烏網紅 查看內容

                  義烏直播網紅第一村直播帶貨行業現在情況怎么樣了?

                  2023-8-7 16:21

                  摘要: 從無到有,從傳統到轉型,再從零星的線下月銷量到一夜爆紅。這就是直播帶貨的力量,是無數人夢寐以求的翻身致富的機會,也是新時代里推動經濟發展不可磨滅的里程碑。直播帶貨行業近年來發展迅速,加上疫情的“催化” ...
                  從無到有,從傳統到轉型,再從零星的線下月銷量到一夜爆紅。這就是直播帶貨的力量,是無數人夢寐以求的翻身致富的機會,也是新時代里推動經濟發展不可磨滅的里程碑。
                  直播帶貨行業近年來發展迅速,加上疫情的“催化”,它已經演變成了目前最有影響力的商業模式之一。直播帶貨從2016年開始嶄露頭角,同年6月,知名主播張大奕的直播首秀以超過41萬的觀看人數,近2000萬的成交額,刷新了淘寶直播銷售記錄。2020年10月,淘寶直播一姐“薇婭Viya”在雙十一一個晚上達到帶貨53.2億。至此,網紅直播帶貨成為了電子商務的中流砥柱。
                  直播間中的主播是名副其實的“虛擬營業員”。他們從供應商處批發進貨,再推銷給消費者,以賺取差價的方式實現盈利。供應商則通過大量持續地向主播批發貨物,賺取長期利潤。因此,越來越多的商家決定嘗試以這樣的模式來提高自己產品的銷售額。
                  尤其是在疫情期間,許多供應商與經營戶無法進行正常的線下交易,直播帶貨便水到渠成地成為了消費者與商家間最為熱門的交易途徑。截至2020年3月,直播用戶規模達到5.60億,其中電商直播用戶規模更是達到了2.65億。也就是說,我國40%的人口與62%的網民都成為了直播行業的一份子。
                  放眼看直播帶貨行業中多數從業者的去向,他們中的大多數都踏上了前往義烏創業的旅途。
                  義烏作為中國最大的廉價小商品集散地,吸引了許多主播及其團隊的到來。義烏的國際商貿城有“小商品海洋”之稱,總占地420畝,建筑面積34萬平方米,擁有約170萬個單品。義烏也由此得到了“建立在市場上的城市”的美名。
                  義烏小商品大多價格低廉。以當地售賣的吹風機為例,最低價僅需13元,貨源直接由工廠供給,沒有中間商參與。當地成熟的直播產業鏈及低廉的價格,給許多新入直播帶貨行業的“草根“主播們,創造了黃金帶貨機遇。
                  義烏的江北下朱村,是一個只有99棟農民房,1200個房間的不起眼義烏小村莊,卻有著“直播網紅第一村”的稱號。在來到義烏創業時,主播們無不以當地著名的北下朱“直播村”作為了業務起點。據數據統計,早在2020年義烏直播行業就有了超過5000個直播帶貨團隊的加盟。在多個成功直播案例的驅動下,這個數字在未來定然會只增不減,行業前景可觀。以指數增長的網紅人數加快了北下朱的成長速度。
                  作為義烏直播代表地,北下朱的發展情況充分反映了此行業目前的發展與挑戰!爸辈ゾW紅第一村”江北下朱村門口
                  首先,直播的發展為北下朱村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收益。
                  直播帶貨為北下朱村的供應商和主播們創造了大量收入。直播帶貨在平臺的大數據推送下,可以有效地將一個產品推廣給全國成千上萬的消費者。供應商和主播之間進行大量低價交易時,雙方得到的收益遠比傳統模式銷量帶來的收益多。
                  現在,成熟的直播產業鏈已經成為了北下朱繼續吸引主播來創業的主要原因。街道兩側鱗次櫛比的供應商鋪,不僅貨物多樣集全,零售與批發價也極其低廉。物價之所以較為便宜,是因為當地的大多數供應商都是工廠直銷店,使得店內都是以接近成本價進貨。
                  在產品銷量激增的同時,物流量也隨之上升,當地物流公司也因此大為受益。
                  據統計,在2020年1到11月期間,義烏快遞服務企業業務量累計完成了62.91億件,同比2019年增長50.9%;業務收入累計完成177.5億元,同比2019年增長23.6%。
                  物流公司的林老板證實了這一點:“產品銷量上升了物流的量也就上升了。而且如果送的貨物多了,物流費用也會相應降低。發貨成本下降,主播和商家們能夠賣出更多產品,最終增大物流公司的收益!
                  現在,北下朱的物流價格以低廉著稱。據電商協會副會長金浩敏先生介紹,對比全國物流費用,十幾元左右一單的快遞,在北下朱通過黨建聯盟與快遞公司協商下僅需1.5至2元,甚至曾一度達到8角。這極大降低了直播團隊的發貨成本,使日均出票量100萬單以上變成了可能。北下朱村快遞打包現場
                  另外,直播的門檻較低,給草根主播帶來了“直播致富”的機會。
                  在這個爆紅的領域內有句行話:一部手機和一張會說話的嘴即可能實現一夜暴富。北下朱村曾有網紅說:“在這里,你白天看到騎著三輪車拉貨的人,晚上就可能看到他開著路虎出門!笨梢娫谥辈バ袠I中,人人都可能通過帶貨得到成功翻身的機會。其中對于草根主播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建立一套獨特以及有趣的人設,外加基礎的燈光和幾臺拍攝設施。
                  直播的低門檻也來自于北下朱發達的供應鏈與直播村的建設。
                  北下朱村的直播間“基礎設施”質量位居全國高位,“當地買,當地賣”是這里的一大特色。主播在村內有專屬直播空間,方便他們定居于供應鏈近處。大部分直播間與庫存店相鄰,方便主播下樓進貨,有效避免了因地區相隔甚遠導致的運貨延期。再加上北下朱村遍地平價的物流,當地的主播會比外在別處的同行更有優勢。當選品運貨都變得“足不出戶”,門檻就變得更低。 北下直播行業快速發展,也給配套人才提供了大量良好的就業和發展機會。
                  想要真正地做好直播帶貨,一個配套完整的團隊——主播、中控、剪輯、攝影、選品、編劇、導演等相關配套人員是必不可少的。北下朱村的電商協會主席金先生說:“個體直播很難真正做出來,一個直播團才更能注重細節問題。他們知道什么時候應該買一些流量,什么時候應該上鏈接,用怎樣的方式帶貨才是最好的。一個人的直播多少會有些手忙腳亂!
                  如現居義烏的敘利亞快手主播“小八”曾在多方面人士的緊密合作下,僅僅三個月就賺到了四百萬!皼]有他們,我沒有辦法達到今天的成就!蓖瑫r也據義烏MCN(Multi Channel Network - 多媒體網紅孵化公司)火花公司總裁的表述,以他多年孵化直播網紅經驗來看,許多網紅可以成功,大多是靠著孵化公司配備的專業后勤團隊而取得的成就。
                  可以看出,直播團隊的中心不應只是在主播一人身上,幕后成員的重要性逐漸成為了目前直播帶貨行業的關注點。
                  據北下朱村的電商協會主席所說,幕后團隊中的人才缺口目前已經成為一個很需要關注的問題。直播帶貨行業目前極度缺乏擁有拍攝、編劇、數據分析、運營等專業知識人才的加入。紛至沓來的直播創業者使團隊對于配套人員的需求與日俱增,這讓相關電腦或攝影學科的專業人員有了更多職業上的選擇。
                  雖然直播帶貨為北下朱村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收益,但是其中的挑戰也不少。
                  首先,草根主播成功率低,直播行業過度內卷,競爭激烈。
                  為了擠兌競爭對手,直播團隊有時甚至會使用壓價的方式。比如一位北下朱村的直播團隊對于一卷垃圾袋定的原價是5元,在了解到他的同行定的價格是4.8元后,這個直播團隊為了吸引客流量也下調了價格,形成了“價格內卷”。更有甚者秉持“你不下播我堅決不下播”的概念,在線上消耗時間,競爭直播間流量
                  另外,目前當平臺上出現同質化的視頻,官方就會封鎖跟拍人的視頻的流量,導致沒人看跟拍主播的視頻內容。為了讓自己的視頻得到可觀的瀏覽數量,他們必須創作獨特的高質量視頻。這條視頻就必須在碩大的“視頻海洋”里做到脫穎而出,才能被更多的人看到。自己創作一條吸引人的視頻是很難的,這使得草根主播的工作量大幅增加。
                  北下朱村的房租情況也是一個嚴峻的問題。房價的直線上漲導致直播團隊無法支付起昂貴的房租,從而離開直播區,當地供應商生意下滑,面臨生意挫敗。據當地的一個供貨商說:“位置比較偏的店面一年租金大概35萬,位置好的還要更貴! 主播的房租和供應商家的房租也不分上下,原本在2020年初的8000塊月租,在短短的幾個月內可以漲到上萬,許多主播因此不得不撤離北下朱,放棄直播帶貨。
                  直播帶貨行業中的坑遠不止行業本身的利弊,隨著它興起的”培訓“機構更是成為了無數草根主播的難題。直播培訓課程的發展,為來到當地想要當主播卻缺乏技能的人們提供了學習機會,使得草根主播們能迅速在短期內掌握必要的直播及運營等技能,并投入到直播帶貨之中。北下朱村的網紅培訓課程招募廣告
                  然而,現實中北下朱出現的大量直播培訓機構質量良莠不齊。
                  據義烏福田社交電商協會副會長金浩敏先生表示,培訓機構可以分為兩類。第一類是當地村政府開拓的免費公益性培訓課,但是主要是以入門培訓為主,不會提供深入的行內知識與技巧。第二類就是外來私營機構來做培訓,然而這些機構中的導師雖然表面上說自己可以傳授深奧的行業技巧與知識,現實中的培訓結果卻難以保證。
                  如負債主播“英姐”,花了3000元上7天補習課,只學到了如何拍視頻,而后期前期處理的方法無處可見。再如草根主播趙培軍,在花費巨額培訓后粉絲只漲到了3000,直播間人數平均不超20余人。
                  北下朱還有許多帶貨“導師”,他們大多都是創業失敗的主播轉行的。通過偽裝自身經歷、成績,謊稱自己有大量工廠合作,他們一點一點的向學員索取學費,"解鎖“更多的“行業手段”。而最終學員們要么就是遭受了重大損失,獲取了毫無意義的內容,或者就是直播收入的利潤被“導師”瓜分,從而支付昂貴的學費。
                  現在,“直播帶貨”的商業模式逐漸從中國走向世界各地,從中反映出的是人們對這個行業模式的認可與支持。不過,雖然這個行業給部分創業者帶來的巨大紅利,但是許多人在做主播的期間被割了“韭”。
                  在這個信息不平等的時代里,直播帶貨行業的巨大風險還是與機遇是并存的。
                  在行業的高速發展下,北下朱村出現了較大的人才缺口問題。除主播以外,行業內目前更加急需運營、數據分析、選品專家等直播配套崗位的優秀人才的加入。帶貨主播不一定是一個適合所有人的崗位,它更不是直播帶貨行業中唯一的主力軍。尤其是目前行業競爭變得愈加激烈,直播和產品質量同質化,主播們無法在成千上萬的競爭同行脫穎而出。
                  因此,只有通過更加精準的數據分析,探究粉絲關注點,或能夠找到質量過硬的產品供應鏈, 才能造就更大的銷量神話。
                  最后,隨著直播帶貨行業競爭變得激烈,“內卷”逐漸成為此行業的典型代名詞。人們更應該積極的投身于數據分析與幕后運營,在直播帶貨行業中發展出新的機遇。助力直播帶貨保持可持續性的銷量與活躍度,而非“死磕”在過時的當主播“一夜暴富”的思想上。 
                  注:本站部分內容為網友上傳,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本站,本站會在第一時間將信息刪除!
                  近期專題
                  一方翠竹耀古今 ——義烏竹文化探究 我市啟動夏季送清涼專項救助行動 無人機科普進校園 消防安全排查進行時 燃氣安全專項檢查 共建平安空港

                  義烏網

                  GMT+8, 2024-6-20 07:02

                  返回頂部
                  狠狠综合亚洲综合亚洲色_中文字幕乱偷无码动漫av_国产成+人+综合+亚洲 欧美_综合国产精品2022